《枪林弹雨中成长》主编:田涛 殷志峰

一口气看完了半本书,发现都是一些来自心声论坛的华为人自己写的小故事。多数是非洲等艰苦地区的经历。

不完美的英雄也是英雄
任正非说,我们通过任职资格选拔出来的是一只有战斗力的军队,而不是圣人,不是和尚,外国人叫教父… …
华为是一个以知识分子为主题的商业军团,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曾经是“秀才”,在华为被改造成了有血性、神经粗糙、意志坚韧、优缺点鲜明的战士,其中数千枭雄式的人物成为华为的将军与统帅。
将军是上甘岭上打出来的。
什么是叫创新?就是在没有路的荒原中踩出路来,不允许失败,不鼓励失败,不对那些勇敢的冒险者、失败者予以激赏,还谈什么追赶对手和颠覆性地超越对手,还谈什么进入无人区呢。
规范化带来的僵化对个人英雄形成扼杀。
管理没有静止的完美,从来都是因应变化而左右互搏的。
乔伊娜
仰望星空,手沾泥土。
IPD(集成产品开发)流程,这是能通过客户需求驱动研发的集成产品开发流程,借助这样一个规范高效的运作体系,能加快华为对市场的反应速度,,用更少的时间和成本,研发出稳定的、可生产、可维护、符合客户需求的产品。
我们也在和BT(英国电信)的合作中逐渐懂得什么是帮助客户实现商业成功。以前华为可能觉得作出了一个很牛的技术就算成功,但那只是技术成功,真正的商业成功是从你开发的东西到客户的每一个环节都是舒服、合理的。
布基纳法索是个基础设施较为落后的国家,即使是首都,也有近一半的土路,更不用说需要交付基站的乡村——雨季的时候,土路上到处都是水洼泥坑。
我曾到过当地人家中,地上祈祷的毯子就是他们的床,餐具直接放在灶边的地上,完全可以用“家徒四壁”来形容,可在夕阳下,袅袅炊烟里,一家人喝茶聊天,再打上电话,就能幸福好久。
到了3月,大选结束了,单据时依然不稳。到真正开战的时候,科特迪瓦还有二十六名华为员工留守。打架都是头一次面对真正的枪林弹雨。有一天中午,我们在食堂吃饭,食堂边发生了激烈枪战,吓得大家赶紧集体卧倒,躲在桌子下面,直到枪声稀疏后,才抱着头回到宿舍。
冰岛食物品种单一,蔬菜水果的种类屈指可数,而且物价偏高。有次和同事讨论,和国内物价相差最大的是什么,得出的答案是豆腐——国内一块钱的豆腐,这里能卖到五十块!
回到拉萨,闭上眼睛,我脑子里依然是去往墨脱的路,那走起来似乎没有尽头的路,那紧咬牙关、凭意志力走过的路。墨脱路,其实根本就不叫路,只不过是大家都从这里走过而已。
吉布提是沙漠化国家,基本上寸草不生,埃塞俄比亚每周来辆卡车运送食品到当地的菜市场,基本都是包菜、胡萝卜、土豆,简单粗暴,我们吃了一年。
布隆迪是非洲第二重债穷国,900万人口,人均GDP为287美元,当地人把树用绳子一捆扎,一拉,再绑到地上的木桩上,围一块布就是房子了。在首都布琼布拉都能看到衣衫褴褛的小孩,大人在旁边坐着,没有工作。只要车停在十字路口或超市门口,立马就有人围上来乞讨。
人生就是如此,遇到不如意无法回头重新来过,仍得继续前行。
Emmanuel突然满头大汗地跑来找我,说自己发烧了。看他情绪波动比较大,我让他坐下来,给了他一只体温计量体温,五分钟后,他拿出水银体温计,却不会看。我准备拿过来帮他看一下度数,他拒绝了,说自己手上有汗水,万一是埃博拉就会传染给我,我听了一愣。
塞拉利昂通讯非常不发达,通信费用昂贵,为了保障网络,代表处为我们安装了宽带,尽管月租一千多美元。
做炸酱面的肉末,用从小吃橡木果的BB猪肉做成。这种猪只在西班牙南部养殖,一定面积内只能养几头,非常稀缺,在当地很难买到生肉。但我们却意外地发现,在巴塞罗那的菜市场可以买到这种猪的排骨,于是将排骨一扫而空,再一根根从排骨上剔下肉来制作酱料。
在伊拉克时,有战争,有爆炸,还停电,每天供电不超过六小时,我们有个很小的油机自己发电,只能带动电风扇。客厅里有一套沙发,不分领导、同事,四个人就围着这个吊扇,在客厅的沙发上睡觉,有时候连小油机也没有,只能睡楼顶。伊拉克的夜充满了嘈杂,到处油机轰鸣,黑鹰、阿帕奇直升机执行任务,还有蚊子嗡嗡嗡,入睡很困难。
2010年之前发生过一次地震,山蹦了,落石就把曾经的河道堵住了,水位提升了170米,形成了一个湖。湖面很大,延伸了十几公里。湖底是原来的公路,是中巴喀喇昆仑公路。公路在巴基斯坦境内有809公里,建这条路牺牲了六百多人,是人把路一里一里铺出来的。在巴基斯坦吉尔吉特的中国烈士陵园,埋葬着88位在咖喇昆仑公路建设中遇难的中国工程人员。

本站文章随便转载:云破天开 » 《枪林弹雨中成长》主编:田涛 殷志峰

赞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