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飞狐外传》金庸

那小姐相貌娇美,肤色白腻,双目灵动,樱红小嘴,别说北地罕有如此佳丽,即令江南也是少有。她身穿一件葱绿织锦的皮袄,颜色鲜艳,但在她容光映照之下,再灿烂的锦缎也显得黯然无色。

面临一只发了疯的母大虫,他那里还想到什么胜负荣辱,唯一的念头只如何逃命。

阎基凭着两页拳经上的寥寥十余招怪招,便能称雄武林,连百胜神拳马老镖头也败在他手下。

招数的名称,当真过招时不用记着,记了也是没用。咱们说‘凤凰旋窝’、‘燕子掠水’什么的,只不过教招时有个名目,我说之后,你们知道我使的是哪一招而已,当真动手,你用‘凤凰旋窝’把对手打倒,还是用‘燕子掠水’把对手打倒,半点儿也不相干。

马春花舒了几口气,自己展开拳脚,练了一会查拳。胡斐躲在草丛之中,见马春花身形婀娜,一拳打出,衣袖上褪,露出半段手臂,雪白粉嫩,浑圆如玉,胡斐欲待多看一会,她衣袖垂了下来,将她手臂遮住了。只见马春花左腿高高踢出,足尖几乎过顶,山东茧绸的裤筒垂了下来,露出她小腿的一段白肉。胡斐这时才十三岁,全不识男女之意,但情窦初开,已知欣赏女子的美色。马春花青春美艳,十八九岁年纪,身材丰满,皮肤白皙,虽非绝色美女,但艳丽非凡,不论那个男子见到,都忍不住要多瞧一眼。胡斐见到了她手臂和小腿的白肉,不禁从草丛中长起半个身子,要想瞧得更清楚一些。 马春花练了一会查拳,喘气重了,觉得倦了,见四下无人,仰天一摔,躺在草地之上,轻轻哼起小曲:“哥哥你走西口,小妹妹实在难留,手拉着哥哥的手,送哥送到大门口⋯⋯有几句知心的话,要和哥哥说从头⋯⋯”声音娇柔婉转。 胡斐一生之中,从来没听到过这般销魂蚀骨的甜美情歌,情不自禁的伸出手去,拉住了一株灌木的树枝。那树枝坚硬有刺,荆刺刺入他的掌心,胡斐竟不觉得,似乎自己握住了马春花的小手,正在听她温柔款款的叮嘱:“有几句知心的话,要和哥哥说从头⋯⋯”他只盼马春花跟着唱下去,唱的是几句缠绵深情的情话,却听马春花口齿模糊,重复着只唱:“有几句知心的话,要和哥哥说从头⋯⋯”再唱几句,歌声变成了轻轻的鼾声,天时温暖,她出力练了拳脚之后,竟在草地上睡着了。 胡斐从草丛中轻轻爬出,站在马春花身旁,只见她双臂放在身侧,仰天而睡,一丛黑发散在脑后,额头有几粒细细的汗珠,双眼闭住,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,笔挺的鼻子下是张樱色小口,嘴唇轻轻颤抖。胡斐胸中一股强烈冲动,便想扑上去在她的小口上咬上一口,立即转身便逃,一跃上树,料想她即使立即醒来,也认不出自己,追不上自己。 这只是一时的孩子气想法,但他无论如何不敢,心想:“马姑娘知觉之后,既不理我,也不打我,只是一把将我推开,回去跟马行空、徐铮、商宝震、商老太他们说了,我回到庄去,大家见我便大笑,刮着脸羞我,那可如何是好?我只好投河自尽,人也不要做了,平四叔也不敢见了!”他站在马春花身边,只见她高耸的胸部随着呼吸而起伏,向下瞧去,见她短衣耸了上来,露出红色肚兜两三寸长的粉红缎子边缘,粉红边下面是两三寸白嫩的肚皮。他不敢再向下看了,眼光上移,见到她衣领解开了,露出又白又嫩的头颈,颈中挂着条细细的黄金链子,垂向胸前。 胡斐心中频频乱跳,似乎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,心中只想:“马姑娘要是肯让我亲亲她的脸,亲亲她雪白的头颈,不推开我,不笑我,不论要我做什么都可以。我肯变成只小狗,伏在她脚边⋯⋯她要跟爹爹保镖,不管有多凶狠的强人来劫镖,都由我去打发。她爹爹武功不行,她师哥不行,那商少爷也没用,只有我小胡斐能为她出力,就算有一千个一百个武功挺高的强人,也只有我胡斐能挺身保护她周全。强人将我砍得周身是伤,但终于给我杀退了,马姑娘拉着我的手,唱着:‘有几句知心的话,要和哥哥说从头⋯⋯’不,不!她比我大,只能唱:‘有几句知心的话,要和弟弟说从头⋯⋯’她摸着我全身流血的伤口,流着眼泪说:‘弟弟,你为我受这么多伤,杀退了强人,我不知怎么报答你才好⋯⋯’” 他痴痴的望着马春花樱红的小嘴,满脑子胡思乱想。突然间只见那小嘴缓缓张开,嘴角边显现娇媚的微笑,露出两排雪白晶莹的牙齿,叹了口长气。胡斐只觉这微笑说不出的好看,他完全不懂,这是女子在思念情郎,要引得情郎来搂抱自己的笑容。只见她双臂伸起,虚搂着空中的一个幻影,双袖下垂,露出两条雪白的胳臂。 胡斐大惊,急忙转身,飞步疾奔,到了一株大松树下,一跃而起,踏上枝干,藏身枝叶之间。只见马春花坐起身来,跟着站起,嘴里轻轻哼着:“哥哥,你这一去,什么时候再来哟⋯⋯”一面低唱,一面慢慢出林去了。他可不知,在马春花心中,全没半点这个又黄又瘦的小厮影子。她不会梦到商宝震,也不会梦到徐铮,她梦到的,是那日在戏台上见到的那个扮相俊雅、满身锦绣、眉清目秀的美貌公子。

眼见好戏当前,各人均已无心饮食,只有少数饕餮之徒,兀自低头大嚼。

所谓六合,“精气神”为内三合,“手眼身”为外三合,

少林韦陀门拳、刀、枪三绝,全守六合之法。所谓六合,“精气神”为内三合,“手眼身”为外三合,其用为“眼与心合,心与气合,气与身合,身与手合,手与脚合,脚与胯合。”

只袁紫衣心念如闪电,出招似奔雷,一计甫过,二计又生,叫他防不胜防。

胡斐知他心意,昂然道:“做错了事,须当尽力设法补救。刘老师自毁肢体,心中虽安,却无益于事。”

说不定老天爷保佑,小兄弟你竟有个三长两短,七荤八素,那便如何?”

也说不定由于他念念不忘的美丽姑娘忽然之间变成了个尼姑,令他觉得世情惨酷,人生悲苦,要大闹便大闹一场,最多也不过杀头丧命,又有什么大不了?

陈家洛道:“胡兄弟但说不妨。你我今日虽是初会,但神交已久,但教力之所及,无不依从。”

圆性凝望着他,轻轻道:“借如生死别,安得长苦悲?”

本站文章随便转载:云破天开 » 《飞狐外传》金庸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