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中无甲子,寒尽不知年。

最近几个周末都是睡过来的,一觉睡到下午。起来冲杯咖啡。

喝完咖啡,用胶囊种了盆小花。

活动一下,洗了个澡,然后临摹张大干的猫,画着画着就晚上了。

其实我心里清楚为什么焦虑,跑步和画画只能暂时麻痹自己。因为怕再失去,什么也不敢说不敢做,可是我也知道来日并不方长。

本站文章随便转载:云破天开 » 山中无甲子,寒尽不知年。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