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倚天屠龙记》金庸

——愿天下豪侠英雄都能温柔又洒脱。

《倚天屠龙记》各种版本的电视剧,从小到大看过无数遍。幻想自己便是张无忌,武功可以出神入化。随着年龄渐长,不断发现张无忌的不完美,甚至开始讨厌他。最近读了两遍原著,又开始能够平和看待他的局限。

名门正派惜名,邪魔外道逐利,实为每个人都为名利所累。张无忌,虽然不为名利,却被传统礼教束缚的迂腐不堪。武功天下第一,却全无治世之才。始终为别人而活。开始每件事,初衷都不是为自己。当下读起来觉得衔接的颇为牵强。

书中人物至情至性,让人神往。
郭女侠走遍天下,找不到杨大侠,在四十岁那年忽然大彻大悟,便出家为尼,后来开创了峨嵋一派。
原来宋青书和灭绝师太拆招,被她在第五招上使一招”黑沼灵狐”,将宋青书的长剑震上了天空。
赵敏在灵蛇岛为救张无忌使出的拼命三招,崆峒派的“人鬼同途”,昆仑派的“玉碎昆岗”,武当派的“天地同寿”,每一招都是要和敌人同归于尽。
范遥眉头一皱,说道:”郡主,世上不如意事十居八九,既已如此,也是勉强不来了。” 赵敏道:”我偏要勉强。”

金庸对文字、对历史地理宗教中医五行八卦等全面且深厚的积累,是让其他小说作者望尘莫及的。小说全篇内容紧凑,没有电视剧那么拖沓。当下没有一部电视剧能够超越原著。

下面是摘抄:

在她也只是如过眼云烟,风萍聚散,不着痕迹。

张三丰摇头道:”我兴致已尽,只怕再也写不成那样的好字了。远桥、松溪他们不懂书法,便是看了,也领悟不多。”说着袍袖一挥,进了内堂。

“今夕兴尽,来宵悠悠,六和塔下,垂柳扁舟。彼君子兮,宁当来游?”

“斜风细雨不须归。”

有一分本事,便有一分修养……”

殷素素心中甚喜,眼光在张翠山脸上一转,秋波流动,梨涡浅现。

谢逊连催三次掌力,只觉对方的掌力比自己微弱得多,但竟是弱而不衰,微而不竭,自己的掌力越催越猛,张翠山始终坚持挡住。

火烧眉毛,且顾眼下。

殷素素似乎只须情郎在旁,便已心满意足,就是天塌下来也全不萦怀。

该处虽然地近北极,但因火山万年不灭,岛上气候便和长白山、黑龙江一带相似,高山处玄冰白雪,平野上却极目青绿,苍松翠柏,高大异常,更有诸般奇花异树,皆为中土所无。

俞莲舟道:”我资质愚鲁,一无所长,勉强说来,师传的本门武功,算我练得最刻苦勤恳些。”殷素素拍手笑道:”你是武当七侠中武功第一,自己偏谦虚不肯说。”

俞莲舟道,”恩师与郭女侠在少室山下分手之后,此后没再见过面。恩师说,郭女侠心中念念不忘于一个人,那便是在襄阳城外飞石击死蒙古大汗的神雕大侠杨过。郭女侠走遍天下,找不到杨大侠,在四十岁那年忽然大彻大悟,便出家为尼,后来开创了峨嵋一派。”

谷中安静无事,岁月易逝,如此过了两年有余,张无忌己是一十四岁。

酒徒见佳酿

她刚才挥剑一击,虽然削断了对方拐杖,但出剑时附着她修练三十年的“峨嵋九阳功”,这股神功撞到金花婆婆身上,却似落入汪洋大海一般,竟然无影无踪,只带动了一下她的衣衫,却没使她倒退一步。

他们魔教的总坛本来是在光明顶,但近年来他教中内部不和,他不便再住在光明顶,以免给人说他想当教主,因此改在昆仑山的‘坐忘峰’中隐居

徐达道:“咱们教规的第一要义是‘行善去恶’,吃肉虽然不好,但那是末节。这当儿没米没菜,难道便眼睁睁的瞧着熟牛肉,却活生生的饿死么?”

这一日过了驻马店,已是夏末秋初,早晚朔风吹来,已颇感凉意,两个孩子都禁不住发抖。

火烧眉毛,且顾眼下,

又过一月有余,他臂骨已接续如旧,为群犬咬伤各处也已痊愈,但臂上腿上却已留下了几个无法消除的齿痕疤印,每当想起这是为小姐爱犬所伤,心中反有甜丝丝之感。

其实他年纪尚小,对男女之情只一知半解,但每人一生之中,初次知好色而慕少艾,无不神魂颠倒,

当年觉远大师背诵《九阳真经》,曾说到“以己从人,后发制人”,

张兄弟,我敬重你的仁侠心肠,英雄气概,本想留你在舍下住个十年八载,可是眼下突起变故,逼得和你分手,张兄弟千万莫怪。

倘若人算不如天算,我们终于死在大海之中,哼,世上又有谁是不死的?”

九十余年之前,潇湘子和尹克西从少林寺藏经阁中盗得这部经书,给觉远大师直追到华山之巅,眼看无法脱身,刚好身边有头苍猿,两人情急智生,便捉住了苍猿,割开苍猿腹皮,将经书藏入其中。后来觉远、张三丰、杨过等搜索潇湘子、尹克西二人身畔,不见经书,便放他们带同苍猿下山(请参阅《神雕侠侣》)。后来潇湘子和尹克西带同苍猿,远赴西域,两人心中各有所忌,生怕对方先习成经中武功,害死自己,互相牵制,迟迟不敢取出苍猿腹皮中的经书,最后来到昆仑山的惊神峰上,尹潇二人互施暗算,斗了个两败俱伤。这部修习内功的无上心法,从此留在苍猿腹皮之中。 潇湘子的武功本比尹克西稍胜一筹,但因他在华山绝顶打了觉远大师一拳,拳力反震,身受重伤,后来与尹克西相斗时反而先毙命。尹克西临死时遇见“昆仑三圣”何足道,良心不安,请他赴少林寺告知觉远大师,那部经书是在一头猿猴的腹中。他说话时神智迷糊,口齿不清,他说“经在猴中”,何足道却听作了“经在油中”。何足道信守然诺,果然远赴中原,将这句“经在油中”的话跟觉远大师说了。觉远没法领会其中之意,固不待言,反惹起一场绝大风波,武林中从此多了武当、峨嵋两派。

成固欣然、败亦可喜

幽谷中岁月正长,今日练成也好,明日练成也好,都无分别。就算练不成,总也是打发了无聊的日子。他存了这个成固欣然、败亦可喜的念头,一顺自然,并不强求猛进,反而进展甚速,只短短四个月时光,便已将第一卷经书上所载的功夫尽数参详领悟,依法练成。

他不说自己姓名出身,只说一生为儒为道为僧,无所适从,某日在嵩山斗酒胜了全真教创派祖师王重阳,得以借观《九阴真经》,虽深佩真经中所载武功精微奥妙,但一味崇扬“老子之学”,只重以柔克刚、以阴胜阳,尚不及阴阳互济之妙,于是在四卷梵文《楞伽经》的行缝之中,以中文写下了自己所创的“九阳真经”,自觉比之一味纯阴的“九阴真经”,更有阴阳调和、刚柔互济的中和之道。

张无忌此时自已明白了义父的苦心,义父一身武功博大精深,若循序渐进的传授拆解,便教上二十年也未必教得完,眼见相聚时日无多,只有教他牢牢记住一切上乘武术的要诀,日后自行体会领悟。

要取名字,登时想到了胡青牛,随口道:“我叫阿牛。”那少女微微一笑,问道:“姓什么?”张无忌心道:“我说姓张、姓殷、姓谢都不好,‘张’和‘殷’两个字的切音是‘曾’字。”便道:“我姓曾。姑娘贵姓?”

本派自郭祖师创派以来,掌门之位,惯例由女子担任,别说男儿无份,便是出了阁的妇人,也不能身任掌门。但本派今日面临存亡绝续的大关头,岂可墨守成规?这一役之中,只要是谁立得大功,不论他是男子妇女,都可传我衣钵。

少林僧独指灭明教,光明顶七魔归西天。

练“九阳神功”是积蓄山洪,此事甚难;而“乾坤大挪移”则是凿开宣泄的通道,知法即成。

人力有时而穷,一心想要“人定胜天”,结果往往饮恨而终

乾坤大挪移”神功较浅近的一二层,类似于“四两拨千斤”之法,但到了较高层次,反过来变成了“千斤拨四两”,以近乎千斤的浩浩内力,去拨动对手小小的劲力,似乎是“杀鸡用牛刀”,但正因用的是“牛刀”,杀此鸡便轻而易举了。

张无忌仔细瞧殷天正时,见他年纪虽老,却精神矍铄,双目灿然生光,张无忌从他目光之中,陡然见到了几丝慈和温柔的神色,心中大动。

威猛无俦,

天下武学殊途同归,强分派别,乃是人为

空性在少林派中身分极为崇高,虽因生性纯朴,全无治事之才,在寺中不任重要职司,但人品武功,素为僧众推服。

周芷若自言自语:“阳分少阳、太阳,阴分少阴、太阴,是为四象。太阳为干兑,少阳为巽坎,少阴为离震,太阴为艮坤。干南、坤北、离东、坎西、震东北、兑东南、巽西南、艮西北。自震至干为顺,自巽至坤为逆。”

殷梨亭既不答应,亦不回头,提气急奔,突然间失足摔了一交,随即跃起,片刻间奔得不见了踪影。

杨逍道:“阳前教主的遗言写于数十年前,其时世局与现今大不相同。谢法王自是要去迎接的,圣火令也是要寻觅的,但若由旁人担任教主,实难令大众心服。”

想起身负教主重任,但见识肤浅,很多事都拿不定主意,单是眼前夺马这件小事,便犹豫不决,自己虽武功高强,但天下事岂能尽数诉诸武力?

张三丰闭关静修的小院在后山竹林深处,修篁森森,绿荫遍地,除了偶闻鸟语之外,竟半点声息也无。

生死胜负,无足介怀,武当派的绝学却不可因此中断。我坐关十八月,于一套太极拳和太极剑,终于前后贯通、一气呵成,此刻便传了你罢。” 俞岱岩一呆,心想自己残废已久,那还能学什么拳法

不能忍辱,岂能负重?”

那阿三却精壮结实,虎虎有威,脸上、手上、项颈之中,凡可见到肌肉处,尽皆盘根虬结,似乎周身都是精力,胀得要爆炸出来,

那阿三却精壮结实,虎虎有威,脸上、手上、项颈之中,凡可见到肌肉处,尽皆盘根虬结,似乎周身都是精力,胀得要爆炸出来,他左颊上有颗黑痣,黑痣上生着一丛长毛。

张三丰于刹那之间,只觉掌心中传来的这股力道雄强无比,虽因自己练功数十载,积力深厚,来力尚不及自己内力的精纯醇正,但汩汩然、绵绵然,其势无止无歇、无穷无尽。

但多年打听,得知西域少林已然式微,所传弟子只精研佛学,不通武功,

神在剑先、绵绵不绝”

以己之钝,挡敌之无锋,

要知张三丰传给他的乃是“剑意”,而非“剑招”,要他将所见到的剑招忘得半点不剩,才能得其神髓,临敌时以意驭剑,千变万化,无穷无尽。若有一两招剑法忘不干净,心有拘囿,剑法便不能纯。

张无忌读到此处,不禁长叹,问道:“杨左使,本教教旨乃去恶行善,原和释道并无大异,何以自唐代以来,历朝均受惨酷屠戮?”杨逍道:“释家虽说普渡众生,但僧众出家,各持清修,不理世务。道家亦然。本教则聚集乡民,不论是谁有甚危难困苦,诸教众一齐出力相助。官府欺压良民,什么时候能少了?

盖不肉食则费省,费省故易足。同党则相亲,相亲则相恤而事易济⋯⋯”

张无忌又宣示道:“本教历代相传,不茹荤酒。但眼下处处灾荒,只能有什么便吃什么,何况咱们今日第一件大事,乃是驱除鞑子,众兄弟不食荤腥,精神不旺,难以力战。自今而后,废了不茹荤酒这条教规。咱们立身处世,以大节为重,饮食禁忌,只是余事。”

世事往往难以两全。咱们救出六大派人众,日后如能驱走鞑子,那是为天下千万苍生造福,今日害得几百家人家,所损者小,所谋者大,那也说不得了。”

张无忌于焚烧民房一节,觉得未免累及无辜。杨逍道:“教主,世事往往难以两全。咱们救出六大派人众,日后如能驱走鞑子,那是为天下千万苍生造福,今日害得几百家人家,所损者小,所谋者大,那也说不得了。”

裂土封王,

我张无忌是堂堂大汉子孙,便裂土封王,也决不能投降蒙古。”

事情已经做下来了,一不做,二不休,马入夹道,还能回头么?我瞧你为山九仞,功亏一篑,可惜啊,可惜!” 宋

丐帮神功“降龙十八掌”,在北宋年间本为廿八掌,当时帮主萧峰武功盖世,却因契丹人身分遭驱除出帮,他去繁就简,将廿八掌减了十掌,成为降龙十八掌,由义弟灵鹫宫虚竹子代传,由此世代传承。到南宋末年,虽继位帮主耶律齐得岳父郭靖传授而学全,但此后丐帮历任帮主,因根柢较欠,最多也只学到十四掌为止。史火龙所学到的共十二掌,

传功长老脸现悲愤之色,将肮脏的衣袖为史红石擦去泪水,

那四名黑衣少女、四名白衣少女一齐跃上屋顶,琴声叮咚、箫声呜咽,片刻间琴箫之声飘然远引,曲未终而人已不见,

张无忌等三人一向生长于穷乡僻壤,几时见过这些繁华气象,都暗称今日大开眼界。

周公恐惧流言日,王莽谦恭下士时,若使当时便身死,千古忠佞有谁知。”

范遥眉头一皱,说道:“郡主,世上不如意事十居八九,既已如此,也勉强不来了!” 赵敏道:“我偏要勉强。”

疏不间亲”,

老僧笑道:“两位施主有缘来此,正好撞到小庙要大做法事,重修山门,再装金身。两位身上的金银珠宝,一起布施出来。倘若吝啬不肯,得罪了菩萨,那就麻烦了。”

荒山小庙,冷月清风,顷刻间更无半点声息。

她这几句话声音清朗,冷冷说来,犹如水激寒冰、风动碎玉,加之容貌清丽,出尘如仙,广场上数千豪杰,谁都不作一声,人人凝气屏息的倾听。

明月在天,疏星数点

三僧的”金刚伏魔圈”以”金刚经”为最高旨义,最后要达”无我相,无人相,无众生相,无寿者相”,于人我之分,生死之别,尽皆视作空幻。只是三僧修为虽高,一到出手,总去不了克敌制胜的念头,虽已将自己生死置之度外,人我之分却无法泯灭,因此这”金刚伏魔圈”的威力还不能练到极致。

又斗小半个时辰,张无忌体内九阳神功急速流动,圣火令上发出嗤嗤声响。少林三僧的脸色本来各自不同,这时却都殷红如血,僧袍都鼓了起来,便似为疾风所充。

周公恐惧流言日,王莽谦恭下士时

张三丰活了一百岁,修炼了八十几年,胸怀空明,早已不萦万物。

这正邪两字,原本难分。正派弟子若是心术不正,便是邪徒,邪派中人只要一心向善,便是正人君子。

五人相对不语,各自想着个人的心事,波涛轻轻打着小舟,只觉清风明月,万古常存,人生忧患,亦复如是,永无断绝。

赵周儿女均是双颊酡红,脸上溅着点点水珠,犹似晓露中的鲜花,赵女灿若玫瑰,周女秀似芝兰,霎时之间,心中反感平安喜乐。

千秋康宁,福寿无疆。

小女子幽居深山,自来不与外人往还,姓名也没什么用处。

张无忌心中一片迷惘,想起赵敏盈盈笑语、种种动人之处,只觉若能娶赵敏为妻,长自和她相伴,那才是平生至福。

本站文章随便转载:云破天开 » 《倚天屠龙记》金庸

评论 1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  1. Adoncn很好啊,顶一下回复